当前位置:首页 / 搞笑伊夏 / 正文

别把孩子养成了乞丐(深度好文) 当我泪如雨下,当你穿过满城风雪
0

我给某些网络大V当过枪手

搞笑伊夏 | 花无缺发表于2017年06月04日 | 284个浏览

在刚毕业之后的一段时间,我曾经做过枪手。

这件事吧,不是那么好开口,毕竟这行业,有些那么见不得光。 

那是我最穷的时候,XX花呗和XX借呗是我消费的主力军。 

当然,不是有违法性质,替人代考的那种。

这个枪手,是在网络小说圈中的一种说法,其实就是帮人续写。 

我给某些网络大V当过枪手 搞笑伊夏 第1张

可能普通读者不太清楚,如今的网络小说,已经有了一条不为外人所知的产业化链条。

有专门写大纲的,专门写开头的,专门帮人续写的。 

一部小说,可以在这流水线式的工作中,被制造出来。

其中写开头的大概是赚得最多的——一个好的开头能够决定你的文章是不是能够被网站的编辑看重,而后签约。 

 而一部签约合同,其实也是有价格的,我了解的,大概是数千元。

也就是说,你写了一部小说,到了编辑找你来签约的时候,你将这部小说的所有权卖出去,就可以得到几千块。 

一切可以用金钱衡量。我给某些网络大V当过枪手 搞笑伊夏 第2张

枪手呢,就是这个产业链中不可或缺,又地位极低的一环。 

枪手的价格,是按照千字多少来算的,从千字八到千字三四十不等,说实话,实在是廉价。

但就是这样的价格,枪手赚的也不算太少,没有别的原因,他们写文章的速度非常快。一个老练的枪手,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写出六到七千字来。这么一算,如果你拿着千字十五的价格,每天四个小时,写两万字,你一个月差不多也有一万出头,所以我看到有许多人在这一行已经做了三四年。 

我做这个做的时间并不久,满打满算,大概是三个月左右。我接的任务,前后加起来,也不过是两个稿子。第一个稿子,我得到的报价是千字十五,每天交稿一万字,每周一结算。客观的说,这个价格对新人来说,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了。我写的也还算愉快,我所对接的那个作者(行业中一般叫金主),是个挺看得开而又话不多的人,我每天花三四个小时写完,交稿,然后就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了。 双方都算满意,相安无事。问题是出现在第二篇稿子上。大概是我写的还不错,这个金主给我介绍了另一个活——一个千字三十的稿子,这应该算是行业中的最高价。做枪手嘛,自然是为了钱,见到有高价的稿子,我自己当然是迫不及待的答应了。事实证明,这是一次我和金主相互折磨的旅途。依旧是每天要写一万字,但这个稿子,我每天花在上面的时间恐怕有六七个小时,就这样,金主还每天要我改稿,让我重新一遍遍的返工。当然,作为雇佣方,他有这样的权利,我也有听从的义务。于是我每天又花两个小时去修改。问题在于这样一来我的文章到了最后就会变得面目全非,我自己都看不下去——这个金主不仅让我修改,到了最后,自己还会改一道。修改的是什么呢?套路。如果对网文小说有些了解的读者都知道,网文小说最大的特点,就是套路。一部小说成功了,会有无数的模仿者,将它的细纲整理出来,然后自己再写一遍。这个金主也是这样,他喜欢将一种套路,用十遍百遍,每一次冲突,每一次对话,基本上都是一个路子。这么说吧,就像一个舞台剧,他们一幕一幕在做相同的事情,只不过这人物的名字换了,今天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,明天就是甲乙丙丁爱谁谁。

 这套路好用吗?我想是好用的。至少从他给我的价钱来说,读者应该是爱好这一口。

 可我这人怎么说,平时好说话,遇到这种时候就要拍桌子了——“这不合逻辑啊!”“这台词太羞耻了!”等等等等。这就是所谓的互相折磨,我被他逼得不敢打开聊天软件,他被我逼得自己每天熬夜修改。金主这个词,就代表了一切,在这个行业中,枪手大概是那种被包养的金丝雀一样,是只能听从,不能有意见的,要什么姿势就是什么姿势。金主说什么,写就是呗,反正是拿钱。像我这样,每天和金主怼上半个小时的枪手,可谓是行业中的奇葩,金主大概也在天天骂娘。

合作了不到一个月,我就主动放弃了这个稿子,之后再没有做过这份工作。 

这篇稿子我一分钱稿费也没要。

到了今天,我依旧是用着业余的时间,写着网络小说,有时也写些短文章,如今我的业余收入,可能还是比不上如果那个时候继续写那篇稿费来的多。 但我不曾后悔,甚至会感激自己尽早脱身。现在回头来看,自己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,当时我实在是缺钱。刚毕业,工资又没有到手,不接这个活,可能房租都付不起。所以我现在想起来,还是挺感激那两个金主的。但如果从一份工作的角度来看,做枪手除了短期收益以外,对我的职业发展和能力提升,没有半点好处。反而,它在消磨我对写作和表达的激情,对自己文风的坚持和自信。更让我恐惧的是,我竟然会在那两个月中,渐渐开始满意这样一种状态,并且有了一种依赖感,失去了对自我的省察能力。最明显的,是那时候会自己对自己说:“不是赚到钱了么?想那么多干什么?”而且每当觉得这种工作无意义的时候,都会有另一个念头冒出来:“放弃了这个,你又怎么找一份稳定每个月能拿一万出头的兼职?” 听起来很有道理是么?

 后来我在行为经济学家塞德希尔·穆来纳森的《稀缺》一书中,找到了一个观点:

为什么穷人越穷,富人越富,寒门难出贵子,其中最大的原因在于,对金钱的渴望焦虑,会让贫穷的人陷入认知匮乏的困境。

比如在选择职业的时候,贫穷的人会更倾向于“看得见”的利益:

薪水高,来钱快。 

他们很难理性分析这个职业的前景,风险和是否符合自己的意愿。 

而对金钱不那么焦虑的人,就会更加审慎的思考,更全面的收集信息,最终作出更理性的决定。

《稀缺》中还有一个观点——大脑的信息处理能力是有局限的。

对贫穷的恐惧会影响人的大脑,当大部分精力被用在恐惧贫穷这件事情上,人就很难去看到一些不是那么紧急的事情,比如未来的发展,比如自己的喜好。抱着一种自己很穷的心态,会让人看不到远期收益。他们很难去投资自我或者学习新技能。更可怕的是,这种思维可能会伴随人一生。很多人即使生活境况开始好转,也不会愿意再去尝试其他的领域和事情,他们永远害怕承担风险,永远活在对贫穷的恐惧中。这——才是真正的“穷人思维”。转头看来,枪手的这份工作,对我来说是一种伤害。它悄无声息的让我失去对文字的激情和敏感,扼杀我的创造力。它所带来的收益,是建立在我失去了对自我文字的要求,和对个人风格的坚持上。它在透支我的人生和未来。这么看来,确实得不偿失。不仅枪手是这样,许多类似工作也是这样。


←上一篇 别把孩子养成了乞丐(深度好文) 当我泪如雨下,当你穿过满城风雪 下一篇→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”的文章

猜你喜欢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最新留言
作者列表(我们都是快乐的搬运工)
友情链接